飘天中文网 > 黑道学生7:天门帝国 > 第2100章 天上的星星不说话

第2100章 天上的星星不说话

作者:画地为牢(百炼成钢)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
飘天中文网 www.piaotianzw.com,最快更新黑道学生7:天门帝国最新章节!

    夜渐渐的深了。

    终极时代中的海水,通常都泛着黑芒,很少有蔚蓝色的时刻。

    泛着泡沫的潮汐不断的涌动在沙滩上面,而后,伴随着潮落,很多贝壳、海星都遗留在了沙滩上,它们不会跑,也不会离开,只是静静的守望,因为它们明白,下一个潮汐会带走它们,重新回到家,回到大海的怀抱。

    不远处,一颗熟透的椰子掉落了,它不能够回到树枝上,但是却依然能够依偎在家园的怀抱之中。

    杀掉了刃柳后,莫阴靠着椰子树喘气着,叼着烟,看到一只从天而降的飞鸟停留在树枝上,他笑道“连你都有一个临时的家,看到真是让人相当不痛快呀。”,说着,他从口袋里面逃出来了一个塑料袋,看着里面的东西,视如珍宝般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而后站起身,一边计划着未来的事情,一边在椰林中缓缓移动出去。

    海风拂面,令人精神一震,就在莫阴想着去那里躲着,只要等到待会儿接他的人抵达这里就行的时候,一股熟悉的感觉,却从前方传来。

    唐夜之凰从天而降,身后的火凤凰双翼收缩进入身体之中,看到出来他因为超速的移动,尽早的到达这里,没有一丁点的休息,落地后还喘气着喊道“天阴啊…”

    “嘭…”,不远处,一股海浪狠狠的冲腾而起,溅洒出一大片白闪闪的浪花,狠狠的拍打在礁石上,潮汐涌动过来,涌过了天阴和小唐的双脚。

    莫天阴低下头,捂着烟,用打火机点燃。

    小唐问他“你上次生日的时候,我给你送的那个定制的火机呢?”

    呵呵…

    天阴先是鼻孔喷烟,而后吐着烟雾说道“不要说的好像我们之间很熟的样子,即便是很熟,那也只是以前好吧,我猜,你肯定是为了陈靖星的事情所以特意过来的对吧,还是那股急性子,没错,是我干的,陈靖星的暗裔血统,是我…亲手摘掉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。”,小唐始终不愿意接受

    “你是在跟我们赌气是吗?我真的不知道,你到底为什么…”

    小唐其实一直都不怎么清楚他到底怎么了,因为在亚马逊森林战役后,他真的是搜寻了很多的地方,包括也拜托了很多人帮忙一起找,但是天阴就像是失踪了一样,不知去向,可是,为什么重新出现在时代中,就变了一副嘴脸?

    故意装的吗?

    对,一定是,一定是故意装的,在赌气。

    可,莫天阴毫不犹豫的打断了他“无需多言,你我之间,似乎没什么好说的,我们的立场,现在,早已经变动了,你为天门做事,我为天殿隐修做事,简简单单,恩怨分明,再次见面的话,就是仇人。”

    他将陌刀直接甩出来,单手握住,摆好姿势:

    “你不相信我能够强大到摘别人的血统?要不,我把你的血统也摘掉?”

    小唐伸出手不断的摆动“天阴,你等等,我想我们可以心平气和的…”

    少废话!

    莫天阴一声低吼,随即奔腾过来,握着陌刀就是一个狠狠的劈斩,小唐侧身闪避的同时,抓住他的手腕说道“天阴,跟我回南吴,跟我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滚你妈。”,莫天阴一拳狠狠的打在了小唐的脸上,随后一脚踢在他的肚子上,小唐步步后退中,他握紧陌刀怒吼“天门群英殿的老大,就这点本事吗?”

    小唐擦了擦嘴角的鲜血,知道现在说其他的都很空洞。

    于是,他握紧拳头说道“好,既然好好说不行,那我就打趴你,把你拖回天门去。”

    哼。

    莫天阴一声冷哼,而后将陌刀直接投掷过来,“嗖嗖嗖…”飞速旋转的陌刀,被小唐轻松的闪避后,他快速的移动过过来。

    两人同时舞动右腿,而后在气浪“嘭…”的一下的撞击中交叉在一起。

    天阴因为发力,身上的伤口立刻裂开,他只是捂了一下,而后双拳朝着小唐攻杀过去,可是,小唐也没有闪避,双拳同时迎击上去。

    两人的拳头并不快,但是有劲、充满了力量,带着拳拳到肉的声音“噗噗噗”的冲击在一起,几个交手之间,莫天阴到底是因为身体伤势的原因,出拳的速度和力量都在不断的减弱。

    小唐趁势,一拳甩在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这一拳力量很强,打的天阴脑袋一歪,剧烈咳嗽,鲜血飞舞。

    再次握紧拳头的小唐,还想要再给他一拳,但是……

    他的眼神中出现了心疼,所以慢了一秒。

    可是,就是这短短的一瞬,莫天阴一个摆拳打过来,在小唐踉跄着移动出去的时候,冲过来,抓住他的脑袋,然后脑袋“咚…”的一下,恶狠狠的撞击在小唐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唐夜之凰顿时眼冒金星,捂着脑袋,不断的后退着。

    但是,他也生气了。

    他的脸上出现愤怒,咬牙切齿的怒吼

    “我擦,我们是这种一见面就拼的你死我活的关系吗?”

    眼前的人是谁啊?是莫天阴,小唐是谁呀?重情重义的家伙,他不恨莫天阴,所以他的拳头中,根本一丁点的力量都没有,他怒吼,他指着自己怒吼“你他妈看清楚我是谁,我就不相信,天殿隐修的人,是给你灌了迷魂汤还是什么,你真的会对我拳脚相加。”

    莫天阴站在原地笑道“那你就就别挡我的路,让我走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可能让路。”

    小唐的也很坚决,他已经想好,一击必中,直接打晕他。

    莫天阴笑了,非常张狂的笑了,他将嘴巴里面染血的香烟拿出来“一个要走,一个要留,这就麻烦了,这一定要分出来一个结果,可是小唐,你即便带我回去,又能够怎么样?能够回到天门的人,都是没有污点的人,我不一样…”

    他指的是自己摘了靖星血统那件事。

    说“我不可能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可是小唐却很坚持“有困难,我们一起解决,不可以吗?”

    呵呵呵,一起解决?这番生死与共的话,此时此刻让莫天阴听的,却非常的刺耳,那么亚马逊森林战役后,你们为什么不找我呢?即便我回到了南吴城,在巨木森林露面,你们怎么也不来呢?

    失望,是一件件事情堆叠起来的。

    “小唐,回不去了,这就跟破碎的镜子和揉皱的纸张是一样的,破镜难圆,即便拼凑的再怎样的严密,镜面上该有的裂痕,依然会有,皱巴巴的纸张,也不可能在写出一个工整的字体,更何况,我是天将团的人,我不是群英殿的人。”

    我回。

    我回哪儿去?

    “南吴城就是你的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说南吴城就是我的家之类的话!”

    莫天阴夹着烟的手,指向小唐,嫌弃的说“很恶心,很反胃,很让人反感,我已经厌倦了天门那一套相亲相爱一家人的陈词滥调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,这不是你,天阴,我知道的,这不是你,小唐不断摇头。

    “小唐,麻烦你立场坚定一点。”,莫天阴握紧拳头

    “不要让我瞧不起,群英殿的老大。”

    将香烟扔在地上的莫天阴踩踏着飞舞的砂砾再度冲锋了过来,这一次,小唐的眼神也非常的坚定了,他一拳攻杀过来的瞬间,武装已经席卷小唐的右臂,只是一拳,就将莫天阴打的直接后退出去。

    上帝臂铠(右手的臂铠上面,一股股的风流吸入其中)-大风暴!

    小唐一拳冲击在虚空上面。

    颤抖的虚空中,一股股猛烈的直线风浪“咚咚咚…”不断的轰击在莫天阴的身体上,他被打的不断的后退,身体上面不断的爆开一股股的鲜血,但是莫天阴,没有倒下。

    他的衣服破开,小唐才看到,他的身上缠着一些简单的绷带。

    上帝臂铠-风之…小唐发现后,招式也慢慢的取消。

    他震撼的看着天阴:你跟我战斗之前,就有伤势?

    满身鲜血的莫天阴冷笑“你是被所谓的友情,冲昏了脑袋吗?这都没发现?”

    “一些小伤罢了。”

    莫天阴用拳头,用力的拍打着自己的伤口,尽管疼的快死,他还是故作坚强的看着小唐,无所谓的笑着。

    小唐再傻,这些年的感情让他知道,莫天阴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人,哪怕他在虚弱,也不会暴露出不堪。

    “刚刚…”

    莫天阴开口说道

    “我的意愿改变了,我要从你手中,把天将团零号的位置抢过来,不要说那些什么天将团已经不复存在的话,在我这里,它一直就在…唐夜之凰,我要挑战你!”

    小唐沉默的低下头。

    俄顷,才开口“好啊,我知道你是猎人能力,那可是被称之为最具备着智慧、狡猾、战场布控的能力,我也想要看看自己,在这样的能力之下,到底能够坚持多久,也正好看看,你现在强到怎样的程度。”

    小唐慢慢抬起头的同时,身后的虚空中,滚滚的火焰在空气中燃烧而起。

    “啾…”,一声凤鸣,一只庞大无比的火焰不死鸟展翅鸣叫。

    意念微微的催动,小唐一拳冲击在虚空上面。

    上帝圣铠的头盔、胸铠、臂铠、护肩等武装部位,从四面八方飞舞过来,冲击在小唐的身体各个部位后,光芒一闪,下一刻已经穿戴上。

    头盔的银光护目镜从两侧合并到一起后,小唐猛然的扬起手…

    全套银芒闪耀的铠甲后方,一抹亮眼的十多米长的赤色披风飘扬而起。

    莫天阴,却心酸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嘴唇,用力的抿上,而后用力的挤着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会认为,我会对你们使用猎人能力?”

    这句话,从莫天阴充斥着酸涩的瞳孔中,表达了出来。

    但是下一刻,他无所谓的笑了“这就是群英殿老大的压迫感吗?真是气派呀,小唐,你比以前更加的厉害了呢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天阴也是双拳上面闪耀出天蓝色的武装系光芒,朝着前方的小唐杀来。

    “上帝圣铠-铠甲守护。”

    小唐的铠甲上面出现了一层晶体般的光芒,将他完美的保护在里面,从前方冲刺过来的莫天阴一拳冲击上面后,自己的武装域气反而直接爆裂开,拳头冲击在那道晶体上面,全身都被震的不停的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小唐有心想让。

    但是莫天阴一声怒吼“开什么玩笑?”

    难道连最基本的防御,我都无法破开吗?

    他双拳紧握,武装再度爆发,随后拳头‘咚咚咚咚’带着劲猛的力量不断的冲击着,每一拳下去,莫天阴几乎都是竭尽全力,表情也极其的认真,真的是在全力以赴。

    但是,双方的实力终究还是差距太过于悬殊了,饶是莫天阴已经全力以赴,但是就是无法破开小唐这最基本的防御。

    “铠甲风暴。”

    小唐一声怒吼,圣铠周围的晶体爆炸出去的同时,猛烈的释放出一股强势的风暴,狠狠的冲袭在天阴的身体上,他身体旋转着飞舞出去,狠狠的摔在沙地上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”

    他挣扎站起身,不断的咳嗽着鲜血。

    唐夜之凰看着他,尽管不想要让他折腾,但是他既然发出了挑衅,自己就必须要应对到最后,他可以一击必杀…

    可是,天阴那坚持的眼神,让他根本不能够那样做。

    小唐无奈的摇摇头说道“打了这么多拳,然后自己被震的狼狈的飞出去…”

    并叹息“这就是你莫天阴,在外面学的本领?”

    “少看不起人了。”,莫天阴双腿扎马步,而后全身开始不断的颤抖。

    这一招是??小唐猛然的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啊!!!”,不断颤抖的天阴张开嘴,对着天空不断的长啸着,而后,一团团的黑烟从莫天阴的双脚之下的地面中,以龙卷般的形式,卷动而起,缠绕在他的身体上,很快,天阴便被黑色的龙卷气流直接包裹住。

    这居然是莫天阴很早以前的招式!

    是他在没有觉醒‘猎人能力’之前使用的—死灵技!

    果不其然,随着天阴的招式释放,小唐更加的肯定。

    因为他已经喊了出来“圣域战场-死灵墓园!”

    “轰……!”,劲风呼啸,黑烟涌动,刹那之间,龙卷黑烟便已经涌过了整片沙滩,在圣域战场之中,地形、事物也在发生着对应的变化:沙滩变成了死寂无声的黑色土地,同时,大片大片的骷髅头和白骨,覆盖在墓园的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个个巨型的十字架墓碑从天空中“咚咚咚”不断的降落下面,遍布在墓园之中,冲击在地面上的十字架,将大地狠狠的震裂开。

    一口口漆黑的灵柩,从裂缝从生的地面中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下一刻,血秃鹫从黑暗的天空中飞舞过来,站在十字架上面、降落在灵柩上面。

    “噶…噶…”,血秃鹫伸着没有羽毛的脖颈,难听又刺耳的叫唤着。

    而前方的莫天阴全身黑烟涌动,头发的两缕,更是像兔子耳朵般的翘起来,他满眼邪恶,抬起胳膊,用手背潇洒的擦了擦嘴角的鲜血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你没有放弃自己的初心。”,小唐突然发现,自己其实并不懂莫天阴。

    天阴站在一个墓碑后面,用手捂着一个受伤的伤口,舔了舔惨白的嘴唇。

    然后抬起头,潇洒且无所谓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双手做了一个展翅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噶…”,死之墓园里面,所有的秃鹫全部都纷纷的张开翅膀,而后全部都飞舞到天空中,全身不断的旋转起来。

    墓园-無双-鹫杀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…”一头头的秃鹫就像是一个个疾射而出的陀螺般飙射而出,前方的小唐一脚额他地,奔腾起来,臂铠“咚咚咚…”将一头头的秃鹫全部都纷纷的击碎后,一声怒吼,无数道银色的光芒,从胸铠中,爆发而出。

    飞洒而出的银光不断的撞击在大量的秃鹫上面,致使其,纷纷惨死落地后…

    满天飞舞的银光,围绕着奔腾的唐夜之凰乱舞。

    小唐举起双手…

    “铃铃铃…”无数的银光纷纷的汇聚在一起,形成:上帝圣刃。

    莫天阴一脚狠狠的将一个墓碑踢飞过来,下一秒小唐舞刀斩断,快而疾的来到莫天阴的面前,一刀斩杀下来,“当…”天阴握着陌刀抵挡住,但是陌刀也被等级过高的上帝圣刃而砍得直接脱离了刀柄,刀刃崩飞出来。

    小唐一脚狠狠的踢在莫天阴的胸膛上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咚…”莫天阴一边翻滚,身体一边撞破一块块的十字墓碑。

    滚出了十几米远后,强忍剧痛,一巴掌狠狠的拍打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无数的灵柩被他一掌拍的全部都从地面中升腾出来。

    墓园-奥义-死灵伯爵!

    灵柩打开,里面一具具黑尸握着剑,全部都纷纷的冲向了唐夜之凰。

    而也是这个时候,莫天阴的瞳孔中,光芒一阵闪耀,他猛然的看向了一个方向,那是猎人能力在提醒着他,危险正在一步步的靠近着。

    而无数的死灵伯爵朝着小唐冲刺过去,下一秒,唐夜之凰冲腾到天空中…

    上帝圣铠-超杀-陨落的斩杀!

    银芒从小唐的身上冲天而起,而后霸气的冲腾到天空中,随后,破裂成上百道碎裂的银光,从天而降,不断的冲击在那些死灵伯爵的身体上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…”冲刺过去的黑尸全部都被不断的炸裂开,纷纷碎裂成一摊烂肉散落一地。

    而那边的莫天阴一掌再次打在地上。

    墓园-奥义…

    “噗…”他身体的重伤程度,已经无法支撑他再发出强力的招式,可是,桀骜的光芒在莫天阴的瞳孔中不断的闪烁着,他咬牙切齿,不断的低吼,任凭全身血流不止,也要强行释放。

    圣域战场的墓园之中,地面不断的裂开,大批大批的血秃鹫展翅从下面不断的飞舞出来。

    趁着无数的血秃鹫飞天而起,攻击小唐的同时,莫天阴冲出了圣域战场。

    他从邪恶形态恢复到正常的形态,抬起右臂。

    胳膊上面的寒毛,全部都竖起,纷纷的指着一个方向,而且不断的颤抖。

    他将身后的‘黑曼巴灵珠’直接扔出去,打在地上爆裂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股气息引起了主意,莫天阴身上的寒毛,颤抖的更加厉害了。

    他回头,看着战场中的小唐。

    他舞动着上帝圣刃,不断的将身边无数飞舞过来的血秃鹫斩开,身上银光闪耀,身后披风飞舞,莫天阴真的想要说,看呐,那是我们天将团零号,变得越来越强了。

    身边有这样厉害的人,我也会跟着一起骄傲啊。

    他从口袋里面拿出烟盒。

    打开,里面装着最后一根香烟,和小唐送的,定制打火机。

    大拇指滑动滚轮,潇洒的点燃,莫天阴说道

    “我知道我有时候做的事情很蠢,但是我并不后悔,不是每一个人,都精于算计,都智慧通天,我不会成为终极时代中,那些被人瞩目、或闪耀的人,但是在终极时代这幅长长的画卷上,一定会有我莫天阴稍微笔墨重重的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他叼着烟笑道

    “我没错,我也不会认错,哪怕你说我错了,我也一定会贯彻自己的信念。”

    因为本大爷可是莫天阴啊。

    莫天阴将打火机放入了兽祖血灵珠(剩余的百分之十)之中,扔向了墓地里面。

    然后,红着眼睛,朝着椰林里面奔腾过去。

    奔腾了十几米后,他突然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回过头,看着墓地里面的唐夜之凰,深切而炙热、真实而浓烈的眼神,化成了一丝恋恋不舍,到最后全部消散,转变成了坚决的桀骜,奔向树林。

    尽管遍体鳞伤,可是他奔腾的速度依然很快很快,因为他没有任何的遗憾了,他跟小唐比试完了,打不过小唐,但是他也从来没有想过…打赢小唐,他对未来的憧憬没有了,因为他明白,纪椿他们已经行动了。

    他等不到自己的那艘船了。

    他也没想要等。

    无论是刚刚扔出黑曼巴灵珠、还是释放自己的全部气息,都是为了吸引纪椿他们过来。

    他要去弄死纪椿他们!

    当然不是因为夜螳螂的人歹毒而阴险,他害怕小唐被围攻,被摘掉血统。

    肯定不是因为…这个原因!!!

    肯定不是!!!

    猎人的血统,让他在野外能够迅疾的奔腾着,即便遍体鳞伤,速度仍然奇快无比,很快离战场很远,很快来到了一片山坡上,他扶着一块石头,不停的咳嗽,吐血,体力已经支配到顶点的时候…

    穿着一身黑色修女装的纪椿,面无表情的从树林里面走出来。

    她佩戴着一个银色螳螂的项链,一步步的靠近莫天阴。

    依然是抬起手,用大拇指擦拭着莫天阴脸上的鲜血,然后问道“缔崎他们,搞定了吗?怎么跑的这么急,这么仓促呢?你受了很严重的伤,疼吗?”

    “很快就能够搞定,椿姐。”,莫天阴说话间眼神凶狠,拿出陌刀残余的刀刃,砍向纪椿的脖颈…

    却被纪椿一把抓住手。

    痛喊,骨裂声响起,天阴的右手被扭断,而后被纪椿一脚踢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在地上趴下的莫天阴伸出手,抓着山路上面的大石头,一点点的立起来,而后背靠着石头,瘫软的坐在地上,不断的喘气着。

    他真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而前方的纪椿,已经变成了一头直立的黑色大螳螂,那巨大的虫卵,即便是裙子都无法包裹住,她移动到莫天阴的面前,低下头,“噗噗噗…”身后透明般的虫翼快速的扇动了几下,随后,镰刀般的右手,变成了正常的右手,轻轻一个吸取…

    莫天阴身上所有的东西全部都自动的飞舞出来,悬浮在天空中,除了几颗灵珠外,还有一个塑料袋。

    但是,纪椿无法识别哪一颗是兽祖血灵珠(之前都是厉锋帮忙辨识),她直接将灵珠全部都拿走,而后打开了那个塑料袋,里面只有两个东西:

    第一个是一张图,小学生画画的水平,几个孩子手拉手唱着歌,纪椿笑了笑,随意的扔在地上。

    第二个东西则是一个红包,里面全是钱,纪椿也扔掉。

    “你看起来真的好蠢,我不知道你做这一切的意义,当然了,我也不需要知道。”,纪椿说完,从裙子里面那颗肉乎乎的虫卵中,一根漆黑的铁线虫不断的扭动了出来,而后从莫天阴的鼻子里面爬进去。

    天阴的身体在迅速的颤抖着,一会儿,他的能力被纪椿拿掉。

    纪椿举起再次变成了螳螂镰刀的右手。

    “本大爷………”莫天阴一声怒吼。

    画面被鲜血覆盖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手里面握着兽祖血灵珠的唐夜之凰正在迅速的低空滑翔着,天空中,大片大片的飞鸟给他带路。

    虽然只不过是两三分钟的时间,但是小唐本能的感觉到,不是很对劲。

    跟莫天阴一战后,他们的隔阂,应该也快消除了吧,自己待会儿只需要看到天阴,哪怕就算是跟他服个软,或者一巴掌直接干晕,然后把他拉到南吴里面去,剩下的事情,慢慢再说呗,只要他还在自己的身边,那就没问题。

    小唐已经来到了莫天阴的那条山路。

    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气候的原因,雾气开始弥漫,小唐迈开脚步朝着前方奔腾,他看到了,他看到莫天阴了。

    他靠在一块石头上面,不断的喘气着,身体上面的伤口很多都裂开了。

    小唐的心一疼,快步的走上前,在莫天阴面前跪了下来,并且低头说道“对不起,天阴,对不起,是我做错了,是我没有保护好天将团,是我…没有守护好他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莫天阴眼神中的憎恨、愤怒,在一瞬间全部都荡然无存,他露出了淡淡的笑容,而后龙马精神的站起身,然后将小唐搀扶起来,并且用力的在他的肩膀上面锤了一拳说道“你早这样多好,兄弟之间那里有隔夜仇,但是哥…”

    莫天阴突然之间抱住小唐,竭尽全力的一声怒吼“我们的天将团,就这么没了,就这么没了…”

    我知道,我知道,小唐不断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们天仇死在蛮荒战场了,没有人惦记他,也没有人再去提及天将团这个名字,我们天将团做错了什么,我们直到这个团彻底的解散前,我们都是在用尽全力的做着一切,我们做错了什么?凭什么?凭什么时代要抛弃我们?”

    他在不顾一切的哭泣着,泄愤着,说着那些他想要说道话,却说不出的话。

    小唐也热泪盈眶的抬起头,看着雾气朦胧的天空。

    “哥…”,莫天阴不断的痛哭着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,我们回家,回南吴城。”,小唐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,莫天阴重重的点点头“我们回家。”~~~~

    站在山路上面的唐夜之凰回到了现实,用力的摇摇头,前方的山路上月光明亮,没有雾气,但是他已经下定决心,自己要主动的去给天阴服软。

    他迈开双腿,开始奔跑着,他看到了,看到了莫天阴。

    小唐咧开嘴,露出开心的笑容,他也是靠在石头上面,歪着脑袋,好像睡着了。

    但是,胸口前有一条很深很深的血痕。

    嘿嘿嘿,小唐来到他面前,吸了吸鼻子喊了一声

    “天阴啊…”

    声音直接哽咽,小唐的笑容荡然无存,眼眶直接通红。

    红着眼睛的小唐嗓子里面“嘤”的响了一下,右手颤抖着,不断的在脑袋上面摩擦着,然后用力的抓住自己的头发,蹲在天阴面前,满脸悲凉、眼神委屈的看着莫天阴,又喊了一声

    “天阴啊…”

    而后一滴滴的眼泪从小唐的瞳孔中不断的滴落下来。

    他还是不敢相信的伸出手,用力的拉了拉莫天阴的衣角,但是他再也没有动静了。

    眼睛通红的唐夜之凰双手放在脑袋上面,先是用力的抓着头发,然后“啊啊啊啊…”不断怒吼着,死命的揉着自己的脑袋,嗓子里面的“恩…嘤…”的悲怆声越来越密集,随后,他胡乱的抓着地上的泥土狠狠的揉着,鼻涕喷涌而出,直接跪在了莫天阴面前…

    “天阴啊!!!!”

    小唐用力的抱着莫天阴,哭的脸部扭曲,身体一抽一抽,随后,他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东西,猛然的咬破了自己的手腕。

    放在莫天阴的嘴唇上面,不断的喊道“喝,快,喝。”

    用胳膊擦了一下脸的小唐祈求道“一点点就好,一点点就好…”

    但是莫天阴毫无动静,鲜血,只是擦红了他惨白的嘴唇。

    俄顷,唐夜之凰抱着莫天阴的尸体,呆滞的沐浴在月光中,仿佛是感觉到了什么,旁边的兽祖血灵珠突然升腾了起来,并且发出了莫天阴的声音:这是我寄存在灵珠里面的一段话,我因为做了很严重的事情,所以不可能活着走出百岛港湾,我希望有人能够听到,你好,你是谁?

    小唐慢慢的看向灵珠。

    “如果可以的话,我希望你是零号或者一号,我不知道你们会不会来到岛上,但是这颗灵珠,我也一定会用别的手段,交到你们的手上,我前面说,我做了很严重的事情,是因为我将百分之九十的兽祖血,全部都交于了一个特殊的组织。”

    “兽祖血是能够克制一切血统的存在,倘若这样的东西流传到世界上,必然会破坏一切的平衡,与其让这样的事情发生,我还不如自作主张,将它送出去,没有人会想到我会这么疯狂,这个世界,唐夜麟那些人,小看了我,莫天阴!”

    “兽祖血,会被那个组织,送到一个小岛上面,那个小岛我已经买下来了,并且,我在那里成立了一个特殊的组织,它会慢慢的生根发芽,也会慢慢的茁壮成长,至少,可能不会有人看到了,但是要知道,那个组织,叫做—小天将团,兽祖血就是他们成长起来的资本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所有人都忘记了天将团,也许没有人会记得他,但是我记得,我莫天阴记得,在亚马逊森林后,生死不明的日子,我的确心态发生了变化,最终被利用,但是我不会去对付天将团的兄弟们,尽管没剩几个兄弟,但是请将这份执着,变成深陷泥泞的我…最后的一丝清醒。”

    我早就不恨你们了。

    只是…我回不了头了。

    “我身上有个随身携带的塑料袋,里面装着我的宝贝,和一些钱,总数是二六二八,麻烦帮我拆分成两个一三一四,一个送给零号,一个送给一号,顺便帮我带一句…祝你们白头偕老,一生一世永不分离。”

    小唐低下头看着那个红包,看着那些钱。

    很多都皱巴巴的,天知道,他带在身上多长的时间了。

    还有那张画,一群人简笔小人儿手拉手,每个小人儿下面都写着名字:

    唐天策、姜天蝎、尹天仇、叶天怜、莫天阴、范天恩、穆天晴、武天浮、殡天葬、雷天御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