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中文网 > 阴阳异闻录 > 第1803章 极致愤怒

第1803章 极致愤怒

飘天中文网 www.piaotianzw.com,最快更新阴阳异闻录最新章节!

    我不断的移动,别样红也随之不断的调整方向紧追着我!我知道不管我到哪里,只要人还在,并且距离不算太远的话,它就会自动寻找我的方位并且向我靠拢!朝前一个翻滚,子弹在我身后打出了一串火星。腰腹一用力,双脚蹬在地上我一个跃身而起,顺势一伸手抄住别样红的刀柄,凌空一刀砍下,一个枪手被我从中一刀砍成了两半。落地的时候,我脚下稍微软了一下。我也是人,也是肉做的,就算有宫谷主的药丸撑着。经过这一连番的激斗,也不可能跟没有受伤之前那样保持着鼎盛的状态。伤口处的血打湿了我的衣裳,夜风一吹一股子凉意袭来。我的头有些发昏,我知道这是失血过多的症状。再拖延下去的话,我很可能会晕倒。

    “嘶...呼...”我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将它慢慢吐了出去。还剩下一个枪手,我只需要再忍几分钟,将他料理掉之后就安全了!枪手举枪朝着我瞄准着,我起身一个箭步朝他冲杀过去。刀光一闪,他的手指也扣动了扳机。

    砰...一声枪响,一片血雾飞腾。他仰面朝后倒去!我停下脚步,将刀撑在地面上,缓缓转身朝后头看去!一个浑身黑衣的枪手慢慢出现在我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不用紧张,我要杀你,你现在已经是一个死人了!”对方看看我,将枪放下说道。

    “廖啸华呢?”对方走到我的跟前问我。

    “死了!”我指了指远处的路肩对他说。一听廖啸华死了,他的脸色变了变,一个转身就朝着路肩跑去!才跑到路肩边上,忽然就见一道电弧噼啪作响的将他打得倒飞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兰馨,兰馨!”我知道兰馨苏醒了,急忙冲路肩那边喊了两声。兰馨一个跃身,从路肩下飞身而出,对着我就奔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扶我一把!”等她到我面前,我这才伸出手对她说。兰馨急忙架着我,朝着路肩那边走去!

    “这些枪手,都是江大哥你干掉的?”看着路上的尸体,兰馨忍不住问我。

    “差一点就被他们给干掉了!廖婷醒了没有?”我苦笑着对兰馨说。

    “醒了,只是...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她。醒了之后她就那么坐着,也不哭,也不出声。”兰馨低声对我说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,怕是要出大事了!最起码太子的日子,不会再过得这么惬意。只可惜枪手都死了,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是不是太子派来的!”一阵眩晕感传来,我使劲摇摇头对兰馨说。

    “不管是不是太子做的,这笔账婷婷都会算到他的头上去!只是,廖叔叔没了,婷婷就算再有钱,也不见得是太子的对手!”兰馨最担心的还是廖婷。

    “先把廖先生的后事料理了,其余的事情,走一步看一步吧!”对于这件事,我也是无计可施。杀父之仇,谁能去劝廖婷让她从长计议?这个时候谁开这个口,我敢肯定他一定会成为廖婷的敌人。

    黑衣枪手从地上爬了起来,兰馨见状又要出手。对方急忙扔出一块腰牌大声喊了一句:六扇门卫东,自己人,自己人!

    腰牌镗啷啷掉落在我们脚下,兰馨弯腰捡起来一看,然后将它抛了回去!

    “早说不就不会挨打了?贼兮兮的,我还以为你要来偷袭我们!”兰馨没好气的对卫东说。

    “我哪知道你要阴人?”卫东跟兰馨斗起了嘴。

    “十方牌的事情现在已经尽人皆知,你的日子怕是不太好过咯!不过你放心,身为新时代六扇门银牌捕快,我是不会坐视不理的!想我六扇门自打建立以来,就专门跟作奸犯科之人为敌......喂,喂我说话你们听到没有?好歹吱个声好吧?”兰馨搀扶着我,跟卫东擦肩而过。卫东一个人在那自说自话,见我们都没有搭理他的意思,随即追上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桂花,我刚才打了个电话!”我们走到路肩旁的时候,廖婷手里拿着手机。她头上的碎玻璃,依旧插在那里。血污沾染了她半边脸。看看我们,她挣扎着起身对兰馨说道。

    “跟谁打电话了?”兰馨对我点点头,松开我的胳膊,跳下路肩搀扶着廖婷问道。

    “给私人医生,还有安保打了电话。他们马上就过来!还有,我还给爸爸预定了水晶棺。明天,你陪我去定做一套衣裳好不好?我想穿得得体一些,送爸爸走!”廖婷眼中没有一滴泪水,说话的时候,她甚至对我点头致意了一下。我从她的眼中看不到任何的情绪波动,此时的廖婷就跟一个没有感情的人一样。就连说到廖啸华,都觉察不出她的悲伤。可越是这样,就代表着她心里的恨越深。这个结,只有用人命才能解开。谁来劝,都没有用!要么她死在太子的手里,要么太子死在她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江北!”廖婷忽然喊了我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在!”我瘫坐在地上对她说。

    “我想请你多留几天!我不想父亲的丧事期间,再出什么问题!待会会有医生治疗你的伤势,你放心我不会再缠着你逛街了!你可以在我家里接受治疗并且休息,我只是,只是觉得你在身边的话,会安心一些!”廖婷看着我身上的伤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我答应了廖婷,再多留几天!我没有办法去拒绝一个丧父的朋友这个要求。因为我知道丧父是个什么滋味,并且更知道廖婷现在最需要什么!感同身受,我觉得我可以用这个词来形容自己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江北!”廖婷勉强对我露出了一丝微笑。只是这个笑容看在我的眼里,比哭更让人难受。

    “谢什么,风云一起,谁都不能置身事外!”我抬头看看天说。空中的乌云开始聚集,风也逐渐大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姐,小姐!”四十分钟之后,一个车队远远驶来。车还没停稳,便听到一阵呼喊声。

    “我在这里!”廖婷高声回应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