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中文网 > 第九特区 > 第二零四四章 离开前的安排

第二零四四章 离开前的安排

飘天中文网 www.piaotianzw.com,最快更新第九特区最新章节!

    医院内。

    秦禹等人到了病房后,却发现只有枭哥一个人躺在陪护床上,老猫根本不在。

    “人呢?”秦禹指了指老猫的床铺问道。

    枭哥起身一笑:“他说,他要趁着这几天,在郑雅那儿做一下姓铺垫,给人家当男护士呢。”

    “艹。”秦禹无语地坐在病床上:“他对郑雅挺上心啊?”

    “毕竟将军的姑娘啊,那搁谁谁也上心啊。”枭哥言语幽默地问道:“哎,秦师长,你还认不认识啥丧偶的将军太太,给我介绍一下啊?”

    “有啊,九区老贺他媳妇。”秦禹秒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净几把扯淡,我发现你现在也没个正形。”枭哥笑着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俩老油条坐在屋内闲扯的时候,小丧已经悄悄去了郑雅的病房叫老猫。

    楼上,特护病房的房门紧闭,小丧伸手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老猫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是我,李局。”小丧回。

    三秒后,老猫拽开房门,笑着问道:“小禹来了啊?”

    “嗯,他屋里等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老猫点了点头,转身冲着郑雅喊道:“你先自己看会电视,我一会过来陪你唠嗑哈。”

    病床上,郑雅烦不得行:“你能不能别来了?!我想睡一会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晚一点给你弄饭哈。”老猫扔下一句,摆手冲着小丧说道:“文艺女就是这样,天天口不对心的。走,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小丧扫了一眼老猫:“师长说,您不是对相亲很排斥吗?”

    “不,你不懂。她要很配合,那确实没啥意思,越难摆弄的,越吸引人。”老猫平时没啥架子,跟谁都能扯两句。

    小丧点了点头,心说这不就是贱吗。

    二人一块返回楼下病房,秦禹冲着老猫点了点头,一针见血地评价道:“腿差点让人崩折了,都挡不住你给郑雅同志送温暖哈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病友,相互照顾呗。”老猫臭不要脸地说道:“咋了,找我有事儿啊?”

    “嗯,还真有个事儿。”秦禹点头,轻声冲老猫说道:“妈的,顾言结个婚,咱莫名其妙的得罪了九区两家人。昨天沈万洲也趁着这个机会,牵头开了一个专门针对咱川府的闭门会,所以我要去一趟北风口,运作一下北面的事儿。正好胤哥也快结婚了,我怎么也得过去看看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啥意思啊,我也跟你一块去吗?”老猫问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,你留在燕北养伤吧。”秦禹点了根烟:“你和郑雅的那个案子,我已经交给蒋学去处理了,他已经查出了一点头绪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咋回事儿?”枭哥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冯磊还真是有可能被人泼脏水了。那俩跟着老猫一块进电梯的人,在回到九区后,曾经被人殴打过,并且这俩人交代出的口供,跟证据链对不上。”秦禹轻声解释道:“所以,老蒋推断,这事儿可能还有另外一伙人在挑拨。”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,这事儿要不是冯磊干的,那就是沈系,沙系那帮人干的。”老猫反应很快:“挑拨的意思很明显,并且要是按照蒋学的这个推测,铜川镇的军事冲突,闹不好跟九区这帮王八蛋也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对,昨天孟玺来了,他也是这么分析的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想让我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“你留在这儿,多和蒋学接触一下。如果他那边查到确凿证据了,证明不是冯磊干的,那你就得负责和冯家缓和关系。”秦禹思路清晰地说道:“不但要消了冯家的火儿,还得让他们和郑开那边也缓和一下。”

    老猫听到这话比较崩溃:“大哥,你要说,让冯家和咱们缓和一下关系,那我多少能想出点办法,但……他们和郑家还怎么缓和啊?那郑乾差点没两枪崩死冯磊……这特么是啥仇啊?哪有那么好解?!”

    “那就得你想招了。”秦禹插手说道:“这事儿毕竟因你而起嘛,你负责也没啥问题啊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能不能稍微要点脸?我特么要不是听了你的话,去跟郑雅相亲,那我能白挨一枪吗?”老猫斜眼骂道:“整到现在,反而是我的锅了,是吗?”

    秦禹扭头看向枭哥:“让你说,这事儿怨谁?”

    枭哥眨了眨眼睛:“那你是师长,你说怨谁就怨谁呗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察猛大笑。

    老猫斜眼看了看枭哥说道:“大哥,我可一直挺尊重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尊重个几把!”枭哥破口大骂道:“老子好心在这儿给你陪床,晚上自己花钱让人送点好吃的,你回头全给郑雅送去了,就给我留两瓣大蒜配白酒。你这叫尊重我啊……?!”

    “行行行,没人管你们这些破事儿。”秦禹赶紧摆手打断:“就这么地了,这活儿交给你了昂,老猫!”

    老猫无奈: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枭哥,你也别在这儿陪他了。”秦禹回头说道:“我估计九区那边开完闭门会,下面会有一系列针对川府的动作。咱们现在正规生意和地面生意都不少……你回去照看一下,别搞出什么大事儿。”

    枭哥目前不但负责川府地面上的一些生意,之前从南沪迁回来的药业集团,以及天成控股公司,都归他管,算是目前川府最顶级的红顶商人了。而八区、九区的一些投资公司,也都是和他这边对接的。
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枭哥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样。”秦禹起身:“我一会还要去见一些八区官口上的人,人情走完,这两天我就飞北风口了。”

    与老猫和枭哥谈完,秦禹带人离开了医院,并且忙到晚上八点钟左右,就去了林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铜川镇的事情上,艾震的仇是被报了,搞事儿的鸿飞安保公司高层也被毙了,最终四百多名士兵,也被拉回到了川府,编入了新兵营。

    如果只看结果的话,好像川府在这个冲突里,表现得很强势,最终也达成了目的,算是胜利吧。

    但这种胜利过后,一系列的隐患,也紧跟着就显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沈万洲可不是他儿子沈寅,他的每一次表面退让背后,都一定是有着极强的目的性,和进攻性的……

    深夜十点多钟。

    枭哥还没等返回重都呢,秦禹担心的事儿,就在九区三坎子附近发生了……